安卓游戏 -安卓软件 -排行榜 -推荐榜 -最新更新

您的位置: 499手机游戏下载 > 安卓软件> 资讯阅读 > 重生女修真记小说

重生女修真记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女修真记是白日上楼创作的穿越重生小说,讲述了女主穿越回到了自己幼时,那时候自己还没有进入仙门,一切都重头开始,等待自己的将会是全新的人生。喜欢这部小说的快来499看看吧。

注:为了保护小说版权,小编为大家提供小说阅读app下载,下载app后搜索小说名即可在线阅读。(支持txt下载)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小说节选:

    傅灵佩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变化。

    当她满心喜悦地手持贺礼,降下飞剑,来到傅家正门,郑重步行而入以恭贺老祖元婴之喜的时候,发现傅家大门空无一人。本该守在门口的小厮毫杳无踪影,大门黑洞洞地敞开着。远远地,空气里似隐隐传来一股铁锈的气味,傅灵佩内心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这股气味,她太过熟悉。

    她急急地几步便跨入了门槛。白衫飘飞,鲜血晕染了袍摆,点点猩红,衬着绝艳的面容、明媚的眸光,更是增添了无边的艳色。

    满地淋漓的鲜血。一个青衣小厮横躺于地,眼睛暴突,看着洗练的天空,神色诧异,似是还未反应过来便已经已经断气,似是不幸来临之时还未反应过来便已永远地结束了生命。另外一个趴在路旁,一只手掌前驱,似是要逃离。视线所极之处,躺了好几具傅家家丁的身躯。

    顾不得本家不得飞空的规定,她连忙唤出青吴剑,一道白练哗地飞出,踏剑便往清脩居飞去。

    一路飞过,尸体满地横陈,傅家人的鲜血厚厚地积了一层,似是要把整个地面淹没一样。傅灵佩哽咽难言。傅二、傅三,甚至是一直较弱弱的傅八,那一群学堂老友,甚至是一贯骄傲的堂姐们,全都脸色灰败,倒在血泊里。大伯、二伯等族伯,有的甚至都已经看不出原型,只能从一星半爪地熟悉感里确认是谁。

    傅灵佩第一次深深恨起自己因修炼而格外敏锐的五感,眼前一片模糊。顾不得收敛尸身,她直接降下飞剑,来到清脩居门外。看着格外静谧的居所,屋旁自己幼时所栽的松苣已经长得郁郁葱葱,繁茂无比。她却胆怯了,不敢进屋。

    一步一步地跨入正厅,仍然是熟悉无比的红木大椅,一左一右安静地陈列着。龙脑香炉也在染染熏烟,一切如常静谧。但墙上父亲挚爱的行舟图却如泼墨般红星点点,地面也溅上了星星点点的红色液体,让人触目惊心。内里空无一人。

    傅灵佩大舒一口气。许是,逃脱了呢?

    她几个快步,往正房而去。轻轻推开房门,蓦地屏住了呼吸,眼前顿时模糊一片,泣不成声。

    一张雕花红花梨**边,一个温婉秀美的女子侧身而躺,嘴角溢血,胸口大片大片氤氲的红色血迹,如泼墨一样染满了身上白底绣青的长裙、**边。双目圆睁,似有无数担忧,心痛,怨愤、惊痛,竟是不肯瞑目。原本的纤纤十指,,一片青灰之色,直直地伸向地面,似是有何未了心愿、无法放手。地面一青衫男子,扑倒在地,右掌直直往**边指着,背后一道长长地贯穿伤几乎把身体劈成了血肉模糊的两半。

    “爹!娘!”傅灵佩心头剧恸,几乎无法喘过气来。眼前的男子身影太过熟悉,以致她根本没有任何错认的侥幸心理。

    她颤抖着,双手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几乎丧失了全身的力气。往前走了几步,一个趔趄,便跌倒在地。强忍着,却还是无法抑制,眼泪从眼眶滚滚而出,无声抽泣。

    父亲应是料知危险,来通知娘亲逃走,没想到却一起丧命于此。凶手显然修为不弱,更有一巨*器,形似镰刀,直接从背后袭击,让她父母二人当场毙命。

    顿了一会儿,她缓了缓心情,正准备站起将父母尸身收敛,却突然听见后山重地传来一声巨响。

    “老祖!”她顾不得再想其他,取出一个储物袋,将父母尸身轻轻放入,便急切往后山疾驰。一路袍袖飘飞,衬着血染的白色,凄艳又绝望。

    才堪堪到后山,看到眼前一幕,她不禁怔住,顿了顿,才举步向前。

    傅元霸一改平日的灰布长衫,着一身红色襕袍,正与吴家老祖吴云对战。楚家老祖楚湘双手背负,显然正从旁掠阵。傅元霸新晋元婴,本不是乌云这老牌元婴真人对手,身上赤色袍子已经是条条缕缕,遍布伤痕,原本喜庆的红色带着不详的绝望,显然不久便要不支倒地。

    但是让傅灵佩怔住的,却是与吴楚两家子弟站在一起的一对男女修士。

    男修清俊修长,一身白衣,仙姿飘飘,端地是一副好皮相,即便在修真界也是一等一的美男子,此刻正眸色沉沉地往这边看来。是沉痛,是快意,还是苦涩?傅灵佩读解不出,也不想理解。

    女修清丽如莲,也是一身白衣,弱质纤纤,极为惹人怜爱,此刻正眸光点点,欲语还休地看着她。远远看去,真真是好一对璧人。正是傅灵佩的双修道侣沈清畴和傅家本家之女傅灵飞。

    “你们,你们,你们怎么敢?!”傅灵佩几个腾步上前,目眦欲裂。“傅家满门上下,甚至几岁孩童,竟皆被灭的干干净净。傅家人的血,可铺满了你脚下的土地?!傅灵飞,傅家可曾亏待于你?!你可对得起教导你的师傅、养育你的家族?!”

    傅灵飞满脸茫然之色,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仿佛仍然是天真少女不解世事。她看了眼沈清畴,正待启口说话。

    沈清畴却摇了摇头,示意不必再说。

    傅灵佩看着眼前熟悉的白衫男修,依然是让她沉醉的容颜,高鼻深目,五官俊逸深刻,依然是茂林修竹般的站姿,似是清流云高,不染尘埃。

    不染尘埃?笑话!她厌恶地转过了眼,飞身往傅元霸之处而去,似是连再看他一眼,再与他多说一句,都嫌污了眼、脏了嘴。

    “别过来!”傅元霸见此,急了,手上更是拼命。傅家上下,仅余二人,万万不可在此断了根。也罢,时也,运也。

    乌云见其拼命,不由慢了下来。修士向来惜命,不到万不得已,自然不会全力施为。何况楚家一旁虎视眈眈,他也不可太过卖力了不是?

    傅元霸见此,袖袍一卷,傅灵佩不由自主地往外飞去。

    吴楚两家金丹修士纷纷踏上飞行法器,急欲追来斩草除根。

    傅元霸积蓄已久,也不再吝惜灵力,全身越鼓越胀。

    “快跑,他要自爆!”

    不过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元婴修士自爆的威力,可不是常人能挡。除了远远站着,并未去追的傅灵飞和沈清畴尚完好无缺外,甚至是吴云和楚湘的元婴修士因距离太近,全力施为之下,也受了不小的内伤才保存下来。其余吴楚两家精英,经此一役,全军覆没。

    傅灵佩听着远远传来的自爆声,不禁泪如雨下。她明白老祖此举,是为了保存这傅家唯一硕果仅存的根系,不愿意傅家一族从此断了

    了根,而傅灵飞,大概在她站在吴楚那两家那边时,便没人再当她是傅家之人了。

    她擦干眼泪,朝傅家方向拜了三拜,以作告别。便打算先逃得性命,再图其他。

    “哪里逃?!”却是吴云楚湘两元婴修士追来。

    傅元霸估计至死都预料不到,就因为他的最终一搏,导致吴楚两家精英怠净,乌云楚湘暴跳如雷。原本倘若只有金丹修士的追击,还有逃脱的一线生机。现如今乌云楚湘不惜耗费全身灵力,不顾内伤便追击而来。这却与他的初衷不符了。

    傅灵佩此时已然是生路断绝,不过她并不打算束手就擒。逼出舌尖精血,血遁。正是她在一个秘境获得的遁法秘术。

    可惜金丹与元婴,犹如一道天堑,无法跨越。傅灵佩不过初初逃了一会,浑身精血也已然快燃烧干了。吴云和楚湘仍然不依不饶地缀在身后,无法摆脱。她不由笑了笑,脸色惨白,只遗憾地想,老祖,可惜了,傅家怕是今日,真的要灭族了。

    “咦?”一道喑哑的磁性的声音传来,尾音轻轻勾着,光听声音便让人沉醉。“原来你在这?”傅灵佩眼前突然出现一道身影。一身赫赫红衫大裳,被半空凛冽的强风吹得猎猎作响。黑压压的长发并不束起,瀑布般直垂而下。一双眼睛似天上星子,灿然有神。高高的鼻梁下,薄薄的唇线似笑非笑地勾着,似是眼前之物有趣,惹起了他兴趣一样。

    原来是天剑派出了名的浪子丁一。此人做事全凭心情,喜怒由心,嚣张跋扈,不过谁让人家有个护短的师傅?一般人也都不敢惹他,只默默吃了闷亏便罢了。好在他虽小错不断,大错却没犯,倒也安安全全地活到现在。

    傅灵佩虽一贯看不过他吊儿郎当的做派,却也一直敬而远之,后来他如期升入元婴,更是与她差距甚大,自然也交集甚少。

    “有趣,有趣。傅家满门只有你这个活口,待你强大以后,又是一出狗血大剧,我可得好好护着你,不能让你中途夭折了。“丁一坏坏地笑着,又冒出了傅灵佩无法理解的词。不过这并不妨碍她懂他的意思。

    “啊——”傅灵佩没想到吴云和楚湘竟敢无视一旁的丁一,似是杀红了眼,直接偷袭了过来。

    她一个金丹修士又如何能躲过两个元婴修士的联手袭击。丁一也是一愣,急忙挥袖去救却已然来不及。设下的防护罩直接被破。一拳一掌带着惊涛骇浪般的灵力直接印在了她的胸口,让她五脏损毁,神魂俱灭。她迷离地看去,却见红衣绯绯,丁一一脸不可置信,歉疚地看着她,眼圈泛红。手中却与吴云楚湘战在了一起。

    原来我在这世界上的最后一幕,居然是与你。对不起,似乎,牵累了你。傅灵佩楠楠地看着远远地天空,失去了意识。

    傅灵佩再次醒了过来。胸口仍然隐隐作痛。

    她从来没有觉得一切如此荒唐。似乎一大片迷雾遮住了她的眼睛,不可置信。时至今日,她仍然无法理解。

    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发生又如何进行到这一地步。她所信赖的,背叛了她;她所依存的,已然覆灭;她不过眼的,却对她日行一善。仿佛她以往的世界都是个错误,是颠倒的糊涂、大写的错误。

    她一直麻木地躺着,身体上的痛感无法解除她内心的焦灼,周围的一切不过眼不过心。她脑海里仍然回转着当时发生的一切,转不过来。

    “吱呀——”一声,门开了。门后进来的身影却让她呆住了。母亲?怎么会是母亲?她不是已经不在了么?莫非,这只是个一场噩梦?一场异乎寻常真实的噩梦?那这又如何解释那历历在目的一切,又有哪个梦能如此栩栩如生,连细节都鲜明无比?

    傅灵佩终于从恍惚中走出来,看着眼前的**顶,细碎丁香绿纱帐,包括这张大**,**旁的青花绿釉瓶,都是她儿时最熟悉的一切。自从她测出灵根资质上品以后,就离开这幼时房间,进入宗族学堂,房间也顺时换了更靠近灵脉的家族中心。

    “小五,身体好些了么?你也别怪你大伯,你私闯宗祠,如果不是你大伯及时发现,你在阵法里能讨得了好么?幸好困阵还没有变成杀阵,不然母亲怕是见不到你了。”廖兰轻抚着傅灵佩的额头,说道。

    傅灵佩突然想起一事,儿时还没有修炼之初,因为好奇淘气的缘故,曾经被大伯责罚,缘由却是不记得了,只记得伤筋动骨的疼痛还留着。当时因为没有修炼,她尚且承受不了灵丹的药性,本来只要几息就能治愈的皮肉伤,却让她老老实实地躺了一个月才下地。那么,她是回到儿时尚未修炼之初?

    “母亲,小叔家流落在外的女儿找回来了么?”傅灵佩问道。“小五,你从哪里得来这个消息的?这个还没传开呢,你个小机灵鬼。”廖兰不疑有他,接着说道,“但是你小叔临终拜托的友人已经传回消息,说近日会将其送回,也就这几日的功夫啦。”

    果真如此,傅灵飞将来到傅家。那么,傅家覆灭也都是确有其事了。一切不是噩梦,而是即将发生的真实。那么她重回过去,必然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改变傅家凄凉地结局。那一切就等着傅灵飞的到来。那时应该本家和分支所有适龄的孩子都要聚集在一起测灵根,且先休息养好身子再图其他,她想。

    “母亲,小五累了,你陪我睡会再走好么?”傅灵佩放松下来,眼下却舍舍不得母亲离去。“好好好,你这孩子。”廖兰挪了挪位置,也陪着躺下来。房间里突然悄无声息,却温情脉脉,傅灵佩终于放下心头纠结之事,睡着了。

猜你喜欢

2017穿越神医小说排行榜2017穿越神医小说排行榜查看更多

2017穿越神医小说排行榜,2017穿越神医小说排行榜完结,2017穿越神医小说排行榜全本。穿越小说一直是网友们喜爱看的小说,穿越神医类小说也是许多网友们一直追的类型。在这类小说中每个穿越者都有着高超的技术与能力来吸引另一半的注意......[详细]

好看的修真类小说合集好看的修真类小说合集查看更多

“修真”类小说是非常精彩且受欢迎的小说类型,飞天遁地无所不能是每个拥有武侠梦的人都向往的,别样的环境,精彩的体验!这里小编带来“好看的修真类小说合集”,快来围观吧![详细]

最新资讯阅读游戏排行

热门资讯阅读游戏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