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游戏 -安卓软件 -排行榜 -推荐榜 -最新更新

您的位置: 499手机游戏下载 > 安卓软件> 资讯阅读 > 夜色深处

夜色深处免费阅读

夜色深处
  • 类型:资讯阅读
  • 语言:简体中文
  • 大小:2.40MB
  • 更新:2017-06-19
标签: 阅读

游戏评分 5.5

夜色深处是淮上创作的都市爱情小说,讲述了男主角顾远忽然出现,让原本追本接替父亲资产的方谨大失所望,但是方谨肯定不会善罢甘休,顾远会怎么应对这些攻击呢?喜欢这部小说的快来看看吧。

注:为了保护小说版权,小编为大家提供小说阅读app下载,下载app后搜索小说名即可在线阅读。(支持txt下载)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小说节选:

    G市,顾家别墅。

    天幕阴霾,云层低垂。雕着铁花的庄园大门缓缓打开,一队黑车顺着白色车道依次停在别墅大门前。

    紧接着为首那辆车门开了,顾远探身出来,全身黑衬衣黑西装,墨镜下透出冷峻的面部轮廓,只有胸前口袋里露出一折名贵的白丝帕边。

    在他身后,手下纷纷下车。

    “四年了……”顾远抬头望向天空下苍灰色的建筑,声音带着漫不经心的感慨。

    不远处别墅大门前挂着白幡,几个迎宾接待投来震愕的目光,最前面那个还腿软向后退了半步。

    顾远眯起深邃的眼睛,微微笑了起来。

    “来吧,”他一整衣襟,稳步走上前去。

    与此同时,别墅内灵堂。

    礼堂前方垂落挽联,墙上挂着白幡,黑色大理石地板冰冷犹如镜面。佩戴白花的宾客排队穿过礼堂,在最上方的灵位前点香致敬,再同主持握手告别。

    灵位前的青色软垫上跪着一个年轻人,正举起一炷香,深深伏地。

    他看上去还很年轻,全身装束一色清黑,衬得脸色愈发雪白。烟雾袅袅中他侧脸朦胧而沉静,因为面色透明,下颔和侧颈上淡青色的血管便透出来,明显到甚至有点惊心动魄的地步。

    有的宾客转身后忍不住议论:“顾总一生也算得上叱咤风云,临走就这姓方的一个人守在灵前……”

    “嘘,据说大半家业都传给他了。要是能让顾家江山顺利易主,这会儿在灵前守两天算得了什么?”

    “那顾总两个儿子呢,就这么干坐看着?”

    “老二已经被收拾了,老大不知道在哪儿。” 另一个宾客压低声音,悄悄道:“也别说——姓方的好歹掌过好几年权,顾总正经的未亡人,搞不好过两天他家就得改姓方……”

    就在这个时候,管家匆匆穿过灵堂走到年轻人身后,俯在他耳边急切道:“方副总,不好,顾大少来了!”

    方谨微微一顿。

    “前门说他带了不少人,看着来意不善,迎宾要挡也没挡住!……”

    “没事。”方谨垂下眼睫,淡淡道:“他是顾总大儿子,来吊唁父亲是正常的。”

    管家满脸掩饰不住的焦虑之色,刚想再说什么,突然灵堂大门“哐当!”被重重打开了。这一声在静默的礼堂中格外响亮,所有人同时愕然回头。

    只见约莫十几个人出现在大门口,同一色黑衣丧服,胸戴白花,乍看之下打扮都差不多;紧接着中间那个人上前半步,一只手插在口袋里,一只手缓缓摘下墨镜,露出和遗像颇为神似的,英俊而冷淡的脸。

    犹如冷水滴进油锅,四面八方的议论轰然响起:“——顾大少?”“那不是顾远吗?”“我的天,真是顾总大儿子顾远!——”

    “他来干什么?”也有人立刻兴奋起来:“顾家正统回来争权?二少呢?”

    “要是二少还好,顾远可是个硬茬子,当年跟他爸抢班夺|权失败才被发配走的……”

    顾远对周围嗡嗡作响的声音恍若不闻,众目睽睽之下,他举步穿过高大庄严的灵堂,走到灵位遗像前,拈起一支香。

    周围议论声渐渐平息,静得一根针掉下去都听得见。

    从很久以前就是这样,顾远周身似乎萦绕着一种难以形容又极具压迫感的气场,那感觉跟他父亲顾名宗年轻的时候很相似。管家视线一触及他,就从心底里升出一股微微的颤栗,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两步。

    然而顾远只直直站在那儿,并不鞠躬,眯着眼睛打量他遗像上的父亲。

    长久而令人窒息的静默后,方谨终于开口问:

    “顾少回来了,是来做什么的?”

    顾远的目光落到他身上。

    方谨跪在他身前,面对着遗像,并没有回头。从顾远的角度只能看到一截雪白耳垂,削瘦却孤拔的后颈和肩膀。

    他双手举着三支香,跪的姿势非常挺直,顾远听人说他已经守了三天,但除了听声音有些沙哑外,完全无法从这背影中感觉到任何疲倦和颓丧。

    “我来……”

    顾远微笑起来,俯身从方谨手里轻轻抽出那炷香,随手插在灵前。

    “我来看看你。”他就带着这样的笑容,俯在方谨耳边问:“我很想你,你呢?”

    方谨闭上眼睛,侧脸一点表情都没有。

    “如果你是来胡言乱语的,现在就可以走了。”

    顾远问:“你从哪里听出我不够认真?”

    他的声音不大,宾客又离得远,只能听见他在说话,然而听不清具体在说什么。只有站在边上的管家深知其中关窍,冷汗不由从脊背上一层层的渗了出来。

    方谨睁眼道:“管家。”

    管家应声上前,只听他说:“送客。”

    管家强自镇定地转向顾远,却见这位顾家大少挑起一侧眉毛,这个表情让他的眼神看起来有种难以抗拒的冰冷的力量。与此同时,他在礼堂里的所有手下齐刷刷向前,呈半圆形围住灵前,把惊慌的来宾全都挡在了人墙后。

    顾远回头一瞥,手下立刻上前把管家拉住,后者连一声都不敢发,就直接被拖了下去。

    灵堂内气氛瞬间一触即发,只听顾远悠悠道:“我知道你想听什么。”

    “我父亲死了,最后一刻守在他身边的人是你。所有机要文件、股票和产权全都在你手里,甚至有传言,说你将接替他成为顾家下一任实际上的掌权人……你想听我说我是为这个来的。”

    “可能你已经有了详细的计划,如何运筹帷幄,如何步步为营,如何从谈判中获得最大的利益。指不定我父亲临死前还教了你什么,让他的权力通过你继续影响这片江山几十年……”

    方谨猝然道:“住口!”

    顾远微笑不语。

    方谨沉默片刻,胸口微微起伏,片刻后抓住灵台边缘站起身。

    因为跪久了的缘故他动作有些踉跄,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顾远看着他纸一样的面色,突然觉得他周身都透出一种日渐衰败的感觉。

    这其实是有点荒诞的。

    方谨比他还小一岁,而且长相年轻,他现在的样子,说是二十来岁也有人信。

    “十分感激各位贵客特来吊唁顾先生,方某在此代表顾家,谨表谢忱。”

    方谨转向宾客欠了欠身,神色各异的诸位来客也纷纷点头或欠身回礼。

    “顾先生生前谦和忠厚,交游广阔,看到各位今天特来送他一程,定将十分欣慰。不过如今顾家细务未了,琐事还需一一交付清楚,因此就不虚留各位了。”

    方谨向大门外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待日后诸多事务分明,方某自当一一上门拜访致歉,谢谢!”

    有眼睛的人都知道现在是顾家关起门来内乱的时候,因此都不多说,纷纷致意后离去,不一会儿就从大门散了个干干净净。

    整座灵堂内只剩下顾家几个佣人,然而都缩在靠大门的地方,和刚才顾远带进来的一众训练有素的手下比,气氛顿时变得剑拔弩张。

    方谨站在顾远面前,环视那群人墙般的黑衣手下一圈,冷冷道:“你们这是要演逼宫戏吗?”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动,空气中的沉默就像绷到了极致的弦。

    半晌顾远回过头,轻描淡写道:“方副总看你们不自在——下去吧。”

    手下点点头,都退出了这座布置华丽的宽阔礼堂,顺便将战战兢兢的顾家佣人也一并推了出去。沉重的桃木门砰然关紧,随即发出咔哒一声,在空旷的灵堂中久久回响。

    偌大礼堂中只剩下他们两个人,顾远笑了笑,终于悠闲地拈起香在灵前拜下去,头也不抬道:“你瘦了。”

    方谨说:“守孝期间,应该的。”

    “啧,他们说你是因为拿了顾家的财产才在这儿装孝子贤孙,我看你倒是一直对我父亲痴心不改。他要是在天有灵,估计会检讨当年怎么不对你好点儿。”

    顾远插上香,却只听方谨冷冷道:“不,顾总是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

    “……”顾远转脸望去,只见方谨正抬起头,望向遗像。

    那一瞬间光线越过礼堂高高的玻璃窗,迤逦在白幡和黑色的地面上,勾勒出方谨清瘦的侧影。他站得那么直,以至于给人一种随时可能折断的感觉;他的身体几乎完全湮没在浓黑的丧服里,甚至那苍白的面色,都像是一副冰冷的遗像。

    仿佛裹挟毒针般的感觉再次从顾远心底密密麻麻泛了出来。

    “那是,”他淡淡道,“不然你怎么会在当年我生死垂危的时候,跟着我父亲跑了呢。”

    方谨长长的眼睫剧烈颤动一下,随即闭上了眼睛。

    顾远也不作声,凭借身高的优势就这么居高临下打量着他。一阵长久的、令人窒息的沉默过后,方谨终于深深吸了口气,问:“你到底还想不想要顾总留下的东西了?”

    “噢?”

    “人人都说你们家以后要改姓方了,你大老远跑来应该也不是为顾总奔丧的,那么是打算在这把我就地气死,然后兵不血刃直接夺|权?还是上了香就乖乖滚走,回去继续跟你那便宜弟弟斗,一直等到我寿终正寝为止?”方谨逼视着顾远问:“别告诉我你就是跑来专门说句你想我的,顾总已经走了,你想弄死我还差不多。”

    这话说得已经十分锋利,但顾远的神情却没有任何变化:“是的。”

    “你……”

    “我就是专门来说这个的。”

    “……”

    方谨紧紧皱起眉。

    “四年了,方谨。”顾远叹息道:“你以为这四年来我只一味的等着我父亲死,其他什么都没做吗?你以为我现在,还指着这个家族施舍给我的那点东西过吗?”

    “我曾经说过,有一天我要让顾家跪下来,求我继承这些本来就该是我的东西。如今他们应该早就跪了,不过我已经不太把那些东西放在眼里,主要是你。”

    顾远紧盯着方谨的眼睛,上前了半步。

    不知为何,那目光突然让方谨从心底突然升出一股难以形容的寒意。

    “那些财产我父亲爱给谁给谁。”顾远缓缓道:“但你,应该是由我来继承的。”

    方谨突然意识到什么,厉声道:“来人!”

    然而灵堂外静悄悄的,方谨转身疾步向外走去,下一秒身后劲风袭来,把他整个人抓住向后拖去!

    “顾远!放手!唔——”方谨被顾远一把捂住嘴,干净利落放倒在地,后脑勺咚!一声重重磕在冰凉的大理石地面上。

    刹那间方谨眼前一黑,等好不容易从恍惚中恢复意识后,就发现自己被按在地上,顾远单膝跪在他身前,一个膝盖抵在他大腿之间,如同猛兽高高在上面对着束手就擒的猎物。

    “你在等我,是吗?从顾名宗死的那天开始就在等我来是不是?”

    方谨被他铁钳般的手捂得几乎窒息,耳朵里嗡嗡作响,根本听不见顾远在说什么。

    他用力抓住顾远的手腕,然而无济于事,缺氧让他视网膜泛出无数朦胧的光点。

    “这座别墅根本没有防御,你把人都打发走了,除了等我来之外只有一个解释。”顾远凑在方谨耳边,满怀恶意的戏谑道:“——你想跟顾名宗殉情。”

    方谨胸腔剧烈倒气,手指用力到青筋凸起。

    顾远刺啦一声撕下衣角,终于放开捂住方谨口鼻的手。那一瞬间涌入肺部的空气让方谨强烈呛咳起来,但紧接着他嘴里被强行塞进一团布料,顿时呛得全身痉挛,随即被顾远轻而易举压了回去。

    “唔——唔……”

    “再问一遍,”顾远慢条斯理的反手脱下名贵的西装外套,随手扔在地上:

    “这么多年来,我很想你,你想我吗?”

    方谨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因为缺氧和挣扎而面色泛红,眼角洇着水光。

    他这样反而更真实一些,刚才那种半点血色都没有的苍白,其实给人一种冰冷疏离、就像雪人随时会融化在空气里的感觉。

    顾远有条不紊把方谨的丧服全剥了,赤|裸的身体被按在黑色大理石地面上,反衬出一种惊心动魄的透明。

    他深吸一口气,心底骤然蔓延起丝丝缕缕的火烫,犹如无数滚烫的毒蛇纠缠住心脏,将恶毒的液体全注入骨髓,让他从灵魂深处发出迫不及待的战栗。

    ——就是这样,像一朵花终于失去了强有力的依仗,被残忍地夺出温室,被一层层剥开花瓣,露出内里最柔嫩的蕊。

    掠夺的肆虐和快意就像春|药,瞬间点燃了顾远最亢奋的神经。

    “来欢迎我吧,方谨。”

    中间一千五百字请自行去不老歌

    ·

    仿佛心里某个遥远而隐秘的地方被狠狠触动了一下,刹那间顾远没有动作,也没有任何表情,只维持着那个姿势。

    光线中,空气里的浮尘缓缓飘落,一点一点落在空旷灵堂黑色的地面上。

    顾远。

    顾远……

    那声音一圈圈回荡在虚空中,喜悦的,羞涩的,卑微的,伤感的,患得患失的……回到过去褪了色的岁月里,陈旧的光影中渐渐浮现出那个总是充满了期待,又小心翼翼的方谨。

    ——他总是站在自己身后半步远的地方,就像一道沉默温柔的虚影。

    顾远曾经以为他会永远在那里,如同形影紧密不离;直到某天假象突然在所有人面前一把撕开,暴露出内里龌龊又丑陋的真相。

    方谨从此从他生命中狼狈退场,连挽留都来不及,就消失在了他无法企及的远方。

猜你喜欢

安卓手机阅读软件大全安卓手机阅读软件大全查看更多

随着电子阅读的发展,很多人都喜欢上了用手机阅读,但是那些手机阅读软件好就成了大家心中的疑问,今天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安卓手机阅读软件大全,绝对实用哦,赶快下载吧。[详细]

看书软件排行榜看书软件排行榜查看更多

你是书虫吗?你喜欢看小说吗?你喜欢阅读吗?499小编今天为大家带来几款手机阅读app下载排行,快进来找找有没有适合你的安卓应用呢?希望能帮到你哟![详细]

最新资讯阅读游戏排行

热门资讯阅读游戏排行